为什么只听见你在里面像"杀猪般"的大哭声 未知 admin
 
  
  当我走出外科小手术室大门时,见妈妈一脸的紧张和忧愁,对我说,我为什么不听到别的进去手术的人有哭声?妈妈说像"杀猪般"的大哭声,那是有些夸大了,我又不是猪。做母亲的哪个不心痛自己的儿女?更况且平时我还算是个吃得起苦的人,妈妈候在外面,里面女儿的哭声,必让她心痛焦虑不安了。我说,妈回去吧!他们没对我注射西药麻醉剂,是用针灸麻醉,对我没起到作用,我才哭了。现在不痛了,回家去吧!
  
  经过这番折腾,我那时脸上的气色肯定很差,脑海里我总想起那丢在盆里,浸过我血的十几块小棉花球,它们在手术后,立即被拿走了。走出医院大门外就有公交汽车,我与妈妈上了公交车,是妈妈买的车票,每人四分钱,二人八分钱。公共汽车很空,但座位已满,我没想到从来不会求人的妈妈,向一位坐在单个坐位上的男青年开口了;谢谢你,把你的坐位让我女儿好吗?她刚动过手术。这位男青年马上站立开来,我来世后,长得这么大,第一次也是今生仅一次没对妈妈没作出谦让,我一屁股就坐在了位置上,对让我坐位的男青年,道了一声谢谢!
  
  回到家中,妈妈立马烧了二只糖水蛋,给我补营养。那年我24岁,妈妈是52岁。我从家附近的公共电话中去向单位请了病假(那年电话还未进百姓的家门),病假单是等假期满去上班后,再补交给人事科的。干我们这一行,过去无电脑,病假积压下来的工作,还是由本人完成的,很辛苦。病假工资还是照扣的。说来真奇怪,休息六天少动笔了,我摸一下右胳窝的肿块竟彻底消退,不治而愈了。
  
  我是第六天去拿化验报告的,结论正如开给我病假的医生所说,是脂肪瘤属于良性。右胳窝的肿块已消退,我没必要再挂号求诊了,便直接回了家,后背小手术处贴着的纱布,是妈妈为我取下的。留下了疤痕至今仍还看得出。当初动小手术时,肯定不需缝针,休息六天后,我去单位上班了。今生我做过一次针灸麻醉术,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知道医院后来对其他外科小手术患者,再做过针灸麻醉术否?也许各人的皮肤不同,有人会有效。这也算我对祖国的医学事业作出了极微小的一点贡献吧!
  
  今日写作题材来源,是最近我的左胳肢窝生了一个肿块,大小如蚕豆大,己溃烂了,要知后来状况如何?等我写出下篇日志来,如今我要去求医,困难重重,说实话我真的患上了"恐医症'',我上网查过有关资料,也请进我空间看此篇拙作的网友,如有胳窝小肿块,有不去医院有治疗良策的网友,能告知我注意事项,吃何水果等,给我留评。谢谢大家!祝网谊久久!
  
脚注信息
苏ICP备1315488号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7 杭州市电子职业高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