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式弄堂的厢房里与父母手足共同生活 未知 admin
 
  我50年初来到上海,59春离开,62年底又回来,72年初出嫁。如此计算下来,我在姑娘时代的老房子里共生活了18年,婚后近三年,我每天下班回家时,必经过娘家的老房子,我会飞快地上楼与爸妈聊上几句后,再回家去。因丈夫与我的休息日不同,凡逢到我休息日,我每天早上用婆婆加工的青罗卜头下泡饭吃完后,收拾整理房间后,就抱着女儿去娘家帮爸妈家做家务,然后厚脸揩油他俩的定量,吃上妈妈烧的合我胃口的中、晚二餐饭后,才回到婆家去。为婆家节省了本应归属于我与女儿的不少粮票,他们肯定心中也乐意。因为凭票证的年代,粮票吃香,可与进市区的郊县农民兑换鸡蛋等农副产品或设法兑成全国通用粮票。
  
  73年11月爸爸不幸病逝。过了一年后弟弟结婚了,妈妈为了给儿与媳有一个自由的小家庭生活,将老房子进行了置换,一分为二,妈与弟家住在同一个弄堂里,能相互照顾,这二处房就像现在提倡的一碗汤的距离。从此我与姑娘时代的老房子彻底拜拜了。它留给我无尽的思念!18年呀!在人生的道路上可是一段较长的经历,老房子故事有太多太多,我的日志里写过几篇,写得还不够,是我文笔水平差,心有余而笔力不足,才写不出许多好故事来。但老房子的邻居们和睦相处的场景,却永远铭刻在我的脑海中,成为我人生中美好的篇章。
  
  我姑娘家时住的这幢老房子,因楼下房屋全被王家租住了,解放前这楼下住房必是他家买下的私房,解放后收归公有,改为付房租了。王家开香料厂,王家的第四个女儿名叫素玉,与我是小学里的同学,过去家规重,与她小学同学六年,她从没上楼来我家玩过,我也没去她家过。她下面还有二个妹妹知道我是她四姐的同学,对我亲切又礼貌,客气邀我去她家玩,尤其是她最小的妹妹嘴巴很甜,讨人喜欢,见到我总说,云姐姐,你有空下楼来我家玩,我家天井种的花很好看,天井里还养着金鱼呢!可我没去过。她姐是我的同学都不邀请我,我去她家干吗?现在回想当年,素玉可能父亲开厂划为资本家,心里有自卑感,或是她瞧不起我爸是个小职员,至今我搞不清楚原因。
  
脚注信息
苏ICP备1315488号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7 杭州市电子职业高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