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浏览了祖国各地许多美丽的风光 未知 admin
 
  素玉分配在何厂,我没打听,只知她结婚较早,很可惜,在70年代初,查出胃癌晚期,手术不久后就离世了。这是她最小的妹妹在八十年代时路上遇见我时,告诉我的。我小学的同学,如今我能回忆起名字的人太少了。东厢房黄老师的二儿子,也是我小学的同学。高中毕业后也未考上大学,后分配进无线电厂工作,他做人灵活,巳工作的人了,却大胆乘文革运动,借串联之名,带了借来的相机,回来后,单位头儿们不敢扣他工资。怕戴上反对文革的帽子。他的大胆之举让已工作的青年们都佩服,我也在其中。
  
  文革年代大串联,吃住国家全包的。他对我说,忘了自己是从何地串联接待站,借到了新的长棉大衣一件。当时写过借条。但串联返沪后,他对我炫了,说这件棉大衣,让我怎还呀?哈哈!新棉大衣就是文革给我的纪念品了。他还说,沿途所拍的风景照底片,有小木箱一箱子呢!要买冲印的药水与相纸把底片冲印出来,得费不少的钱和时间。等以后冲印出来,我-定让你看。
  
  我可一直没看到过他文革串联时,拍的风景照片过。隔了二年,他便结婚了。也婚事从简,喜糖不发一粒。那是他福运好,因为他身材很高,正好他厂里有一位长脚姑娘,姑娘的身材太高了,很难找到对象,经同事搭挢,恋爱成正果。婚房是他俩单位分配的。后生了-个大胖儿子,-家三口来他妈家,我对着窗,见到他的妻子,长相漂亮显文静。可他见到邻居时,显露出骄傲又难为情。因为在上海,像他一样的同龄青年,晚婚的人实在太多了,他属已到结婚年龄的"早婚"者。当年市政府号召晚婚,响应号召的青年可真不少。
  
  我当年就想,他俩的儿子必定会承父母基因的遗传,长大后一定也是-个长脚男孩,是运动员的苗子,那年姚明还小,尚未出名。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2004年初,听说老房子要拆迁的消息后,我应妈妈的要求,去老房子看望邻居的长辈们,只见到了"顶子户"陈家姆妈,其他邻居家房间的房顶瓦片己撤除了,抬头能见到蔚蓝色的天空。事过12年,娘家老房的周边己高楼耸立,用泥砖围墙围进了一大块空地,空地中也包括了我姑娘家老房拆迁的地块在内。去年一位老同学正巧路过,打电话中告知我,说,还未动工,不知会盖何新款的楼房?传说会建娱乐城,因这个地段离予园,文庙都很近的。
  
  我姑娘时住的弄堂房屋,建于1921年。有很多老建筑在拆迁前,都应摄影留念的,可只顾拆,老祖宗留下的片瓦都不保存,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却留在了住过它的人们的脑海中。当年与陈家姆妈聊话后,得知了她做"盯子户"的无奈,是与动迁组谈条件未到位,动迁组不能满足她家的要求。儿子当年属知青插队在吉林农村,返城后,安排在国企工厂,可改革之风让他厂解体,儿子失业了,一直无固定的工作,孙子已上高中,媳妇见丈夫寻不到工作,养家难,一气之下提出离婚,儿子归丈夫扶养,在父母家搭了搁楼挤住在一起。
  
脚注信息
苏ICP备1315488号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7 杭州市电子职业高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