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好好的国企单位要解体? 未知 admin
 
  陈家姆妈弄勿懂,她说,她热爱毛泽东,她没啥文化人,解放初就安排进厂工作,毛主席号召扫盲,她如今会读报写字。让我说出原因来,我不知怎回答她,说实在的,我也搞不懂。她说,这里住惯了,要我们搬郊县,她家要求不高,儿子总不能打光棍到底,还要再娶媳妇的,叫阿拉自巳出钱,下岗人买房,哪有钱买?老夫妻划入国企,退休金少,又不是公务员退休的钱多,能贴钱给儿子去买房。我只能劝她耐心,慢慢与动迁组讲理,争取胜利,能满足她家的要求,得到顺利的解决。
  
  我告别陈家姆妈,走出后门后,见蹲在后弄堂9号大门口在剥毛豆子的一个男青年,居然认出我来,叫我云姐姐,我已记不得他是何家的孩子?他告诉我,他姓刘,噢!想起来了,他是刘家姆妈最小的儿子叫刘荣,我结婚时,他才七八岁,真佩服他还认识我。他神情显得沮丧,气色差,对我说,哥哥们成家后,都单位分到房屋,搬出去住了。这老房子留给他住了,他儿子如今也上高中了。
  
  他说,我真舍不得离开老房子,要搬到郊区去住新公房。这里有他童年的味道,和爸妈的影子。我听了也很伤心的,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他才好,他的父母早已过世。我很后悔那天没将我家电话号码,留给陈家姆妈和刘家的小弟弟。刚离开刘家小弟,我又被-位衣着干净的长辈根娣姆妈认出来了,我也同时认出了她,因后弄堂九号里楼上楼下住户多,我过去只去过叶家姆妈的家玩过二次,其他邻居家没进去玩过。叶家姆妈58年叫我妈帮她缝纫机绣过一对枕头套过,她要付加工费给妈妈,妈妈坚决不肯收。叶家姆妈后来改买礼物作谢,妈这才收下了。
  
  叶家姆妈只生一个女儿,其女叶姐姐与我姐一样大,高考落榜在家复习,第二次再考又落榜,后安排工厂工作。我妈为她家锈好枕头套不久,叶家姆妈全家不辞而别搬走了。到文革后期,我单位调入-位转业军人担任党支部书记,他岳母抱着小外孙来单位找女婿,我才发现党支书的岳母是叶家姆妈。这段故事在之前"我的师傅日志"中写过,不赘述了。根娣姆妈的丈夫姓啥我不知道,我青少年时代总觉得她长得很漂亮,她生不出孩子,领养了一个女儿,取名叫根娣,所以我就叫她根梯姆妈了,根娣是独女,文革年代论不到她插队去,是分工厂工作的,结婚巳多年与夫同住,外孙也读高中了。
  
脚注信息
苏ICP备1315488号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7 杭州市电子职业高级中学